最近

从18号到今天,每天都有好多好多的事情发生,每天都够一篇难忘的博文。在此,匆匆回忆,寥寥数笔勾画下罢了。

18号,论文提交,完结。

19号,院毕业晚会,真情流露。这一晚,大醉,把东倒西歪的身影留在了韵苑操场和农行24h营业取款室里,和取款室守夜的大叔聊天到天明。这一晚的名字叫放纵,这一晚的情感叫真情流露。

20号,中午收到baidu电面通知,下午五点-六点,海侃一小时。然后匆匆赶到西园参加byr(北研人)的聚会,惊闻雷哥和QQ喜结良缘。同晚,雷哥请客,在“星期八”和byr们打球唱歌,直到天明。byr,这是一个优秀、健康、真挚的群体。

21号,从KTV火速赶回韵苑,换行头参加毕业典礼。找不到了皮鞋,直接布鞋顶上!没有领带,扎起的衬衫还是少了零点几分精神。Anyway~随性!毕业典礼完毕后,传着道袍冒着高温到南一、图书馆、青年园照相。我们终于有了合影,可惜,还是不完整。下午,抽空去西边和徐公商量了聚会的事,方案敲定。晚上,《同歌同行》,这是一场难忘的晚会,我是CS人,也当了一次新闻人。

22号,一班武汉帮最后一次聚会,十六人参与。烧烤、烛光晚宴,个中曲折,尽添回忆。晚上,一个个送走所有外校人,华工的男人们坐在西边操场上,和往常一样各种YY各种聊天。11点半回到韵苑,停电,一片漆黑,全班人都去了ktv,遂杀将过去,一夜睡过,被钢人们“yufangyufang”的低沉麦克风声弄醒过多次,再次醒来,已经是离场的时候。

23号,清晨的大雨disable掉了既定的升旗仪式,打车从KTV赶回学校,睡觉。下午,开始了rollback的第一步:归还借书证。再回到实验室,准备做最后的交代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