杭州电子市场

今天突发奇想,去了一个叫做“杭州电子市场”的地方,在拱墅区登云路,城西银泰附近,也不算远。去了才发现,这里不是资深专家还是不要转了,人家批发为主,并且外行很难跟人聊要什么,也没有demo展示型的商家,各个档口都是术业专攻。

想说的是,再过两个月来的话,就只能看到一片废墟。

这个市场真是命途多舛,我们去的时候,他们正在处于整体搬迁阶段,从拱墅搬到余杭。回来一查,了不得!杭州电子市场是华东地区最大电子市场,比肩北京中关村、深圳赛格,市场以前在教工路,电脑城板块,由于热闹非凡交通拥挤,被发配搬迁到登云路,这是2015年的事。这才三年呢,结果,又要从登云路整体搬迁到余杭的博园路。

不过,好在这里面的商家基本都不靠零售,都是批发,或者走淘宝,生意并不太受地域限制。

对了,都是我的错,晚上回家要拿快递,结果monkey摔了个狗吃屎,上嘴唇肿了,脚肿了,眼镜片擦花了。

《一帘幽梦》

作者:余翰

第一章

​嗨!“秦汉”,早上好吗?一个阳光明媚清晨,来自一个女孩的问候语,她叫“柳絮”,人如其名,大大的黑眼睛、柳絮般轻盈的发丝随风飘舞,散发一股沁入心田的幽香,圆乎乎的小脸蛋白里透着红,笑起来两个小酒窝婉如蓝色天空中两朵马尾云,回眸一笑很倾城!

这时的秦汉原本站在自家的大场边,盯着那片紫竹林,享受着冬日的阳光穿过竹林的间隙,所带来的一丝意暖,照射在那双睡意朦胧的脸上,听着竹林里熙熙攘攘的鸟叫声,手捧一杯热气腾腾的茶,一幅悠然自得,大少爷的排场。排场随似大少爷,其实他本人其貌不扬,中等个头,浓眉大鼻,笑起来合不拢嘴,憨态可掬,不过两肩膀向上耸立,似乎有种力能举鼎、气拔山河、欲与天公试比高的气势!

就在秦汉听到​那一声,如黄鹂鸣翠柳般的“早上好”时,整个人清醍复苏了,一边在想哪女孩子的声音这么甜美清脆,盖过了竹林的鸟叫声,一边慢慢转过声来,当两眼对视,大眼瞪小眼的那一刻,手中的茶杯差点摔落地上,说道:“絮儿,心脏都被你吓出来了,你这丫头什么时候偷偷跑到我后面搞偷袭”,这时只见絮儿跳舞般迈着小步往后退,边退还边做个调皮的小鬼脸,露出两颗小虎牙,人见犹怜、人见人爱的样子。她说道:“我和妈妈拌嘴了,心情不好,拿你寻开心呢!”,秦汉说:“怎么吵架了,是不是睡乱觉,太阳晒屁股还不起来,没有帮妈妈洗衣服做早饭啊?”,絮儿又说:“就你知道!哼!弟弟可以睡懒觉,我就不可以吗?我偏不!偏不!就要睡!”,这时她的语气有一丝不甘心,之中还透漏着一股倔强子气,秦汉又道:“女孩子家脾气不要这么暴躁,要体贴父母,小心嫁不出去哦!”,当她听到嫁不出去这几个字眼,更来火了,直接大声说到:“不要你管,嫁不出去为你是问,就嫁给你,天天揪你耳朵,谁叫你这么说我,哼!”,他回复说:“还是饶了我吧!我可不想娶个母老虎啊!”此话一出,如大地爆春雷,将她激怒了,秦汉看形势不对,撒腿就跑,她却在后面拿着一根竹条,一边追一边谩骂道:“你这个杀千刀的,本姑娘要是嫁给你,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,姑奶奶还不愿意插在你这堆牛粪上呢”,秦汉边跑边想“这下子算是捅马蜂窝了,还在后面追,今天难道真要受她一顿狂抽了,平时笑嘻嘻的她,怎么变得如此爆裂,唉!都怪自己口无遮拦。”

一阵穷追不舍之后,两人不知不觉来到了秦汉家后山的山顶上,都气踹呼地半蹲在地上。歇了班会儿,​他说:“我再也不敢了”,絮儿也累得够呛,说道:“这次本姑娘就饶了你,如有下次,定斩不饶!”。正所谓:打是亲骂是爱,之后两人相视一笑,一起坐在冬日暖阳照耀的山顶上,谈笑风生,憧憬未来。絮儿看着远方绵延不绝,高耸入云的山脉问道:“你知道那大山的背后有怎样的风景吗?”,他站起来回答道:“指着远方云朵下的山脉,当我们精皮力尽爬到大山的顶部,山的那一边,会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,马儿在祥云下奔腾,风吹草低现牛羊,一片片紫罗兰色的薰衣草,还有悠远的马头琴声,回荡在草原的边缘。”听到此处,絮儿不自觉地闭着眼睛,樱桃小嘴浅笑着,陶醉在阿哥的那段诗情画意之中,她披肩带发的身影,在金黄色的阳光照耀下,显得如此妩媚动人!

第二章

情窦初开的絮儿,接下来的几个月一直都沉浸在,秦汉那天半山坡上的描述,整个人变得神情恍惚,每当夜深人静,有时看着窗外的月光印入窗帘,双手捧着下巴对着皎月发呆,有时静静地听着窗外,淅淅沥沥的雨滴,滴滴答答砸在窗户上的声音,想给他发信息说些什么,却欲言又止,不知所措!但是她好像又变了一个人似的,早起早睡,帮家里冼衣做饭,脾气也温顺许多,可能是想起了秦汉说的那句“我可不想娶个母老虎吧”。 正当她心猿意马之时,​秦汉发来一条让她喜出望外的短信,短信上说“我回家了,明天下午,小桥河畔,杨柳树下,不见不散!”。简简单单几个字,让这个花季少女的芳心再一次悸动,如小河流水,泛起涟漪。再次相见的头天晚上,注定是无眠的思绪,絮儿一会儿躺在床上,一会儿拖着鞋站在窗前,想着明天见面改说些什么好呢?就在辗转反侧之间,她度过了人生中,第一个无眠之夜,不知道度过了多少难熬的分分秒秒,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,终于看到了第二天盛夏的第一绺阳光向她诉说着昨晚的情愫!这时她猛地从床上弹了起来,盯着手机上的时间,好像是怕约会迟到了一样,又翻开他发的短信,这才反应过来,是下午才会见面。就像所有的约会的女孩一样,几乎整个上午都在自己的房间里装扮着自己,抓着自己的头发在房间里来回窜,穿哪件衣服?穿哪双鞋子?戴哪件小花帽?纠结了好一阵子。 时过境迁,响午之后,絮儿头戴一顶粉红色的小花帽,顶着酷暑难耐的烈日来到了小河畔,期待着半年后的再次相逢。小河畔连绵的柳树成荫,柳叶低垂如同帷幔,一扇扇的展开来,迎接着天使的下凡,清澈见底的小河水,成Z字形流躺着,时而湍急,时而缓慢,如同她的血脉和心跳。 她依靠在柳树下,双手搭在脚踝,弯着腰,看着鱼儿水中游,一边不停地往水中扔小石头,惊得虾兵蟹将四处逃窜,一边不耐烦地等待心上人的出现。突然她感觉到,好想有什么东西掉落在头上,吓得她站立起来,起先以为是柳树上的大青虫,回过头发现秦汉站在她身后,对着她憨笑,原来他放置了一顶柳树叶编织的皇冠戴在絮儿的小脑袋瓜上,皇冠上插满了黄色的小明花,在烈日的照耀下,更加金光闪闪,加上她的甜蜜微笑,那一刻出落得亭亭玉立,楚楚动人心弦。絮儿又惊又喜地轻跳起来,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:“真讨厌!什么时候来的?”,当彼此眼神对视的刹那间,秦汉沉默了,目不转睛,呆若木鸡地从上到下端详着眼前的这个温婉如水的女孩,之前还活蹦乱跳,不停的用那双千千玉手玩弄着柳树枝叶,翘起嘴角,斜眼望着天空的她,也沉默地底下了头羞红了脸,似乎是被他那望穿秋水伊人的眼神所感染了,此时此刻无声胜有声,两人就这样相对着许久不见,甚是想念的沉寂,仿佛空气都凝固了,互相感受着彼此零距离的呼吸和心跳! 终于,他打破了静默,一个箭步冲上前去,大手拉小手,并说道:“去河边拾石头造城堡吧”,正说着就拉着她的小手踏着青青河边草往前跑,就这样一对豆蔻年华的少男少女,奔跑在绿油油的草坪上,追逐着前方引路的蝴蝶,时而一前一后在柳树林里躲迷藏,时而互相戏水,弄得衣衫花裙水渍斑斑,欢笑声响彻于河流的源头和尽头,甚至连水中的鱼儿都被这欢快的笑声所吸引,不停地跳出水面,翻着浪花一朵朵!他们在河边柔软的沙滩上,用小石头拼了一个大大的“爱心❤”,同时一起对着天空呐喊!突如其来的冲动,秦汉抱起她柔然的身段,来了一个360度回旋,白色的长裙连同她的长发,悬在半空中飘舞着,显得如此婀娜多姿,是她最华丽的转世!朗朗的笑声响彻天际,萦绕在耳畔。河中间,骑着水牛的牧童,用笛声吹凑着童年的时光,河对面,洗衣服的大婶,痴痴地笑对我们的青春无悔!快乐时光总是短暂的,趁着夕阳的余光,他们来到了河边的独木桥,依偎在一起,光着脚丫坐在独木桥上荡起水流,互相凝视着彼此的脸庞!凝视过后,秦汉问道:“闭上你的眼神,想象一下这样的场景:天空很蓝,飘着几朵白云,眼前是一片金黄色的油菜花,蝴蝶蜜蜂游走于花丛中,当你睁开双眼时,你希望谁站在你的年前?”,面对这样设问,絮儿只是抿嘴微笑而不答。 独木桥头低垂的柳树,天边红色的晚霞照应着夕阳西下,穿过柳树枝的间隙,投射在那对恋人的背影上,此情此景,犹如小桥流水人家,断肠人在天涯!是对美好爱情,最好的一幅画面!

第三章

茫茫人海,芸芸众生,就像天下所有的恋人,温馨甜蜜过后,为了各自的前程和理想,而各自天涯!那座分别的独木桥,是想思的烙印,是心灵的牵盼,是爱的见证!然而在秦汉和柳絮之间,随着时间流逝,无形之中演变成了一座奈何桥! ​ 接下来的几年之中,由于忙着各自的工作和应酬,很少联系彼此,只是偶尔想起对方,给对方发条问候语:“最近怎么样?过得还好吗?在干嘛?吃饭了吗?”之类的。简单的问候语却暗藏他们的心中,还存在着割舍不下的羁绊! 秦汉学的是船舶设计专业,毕业后​被北方大连造船厂录取,像所有刚毕业,从校园走进社会的学生一样,干劲十足,朝气蓬勃,阳光的笑脸,感染着身边的老中青同事,给这支造船团队注射了一支强心剂,深得同事的喜爱和领导的赏识。不久之后,他还参与了一个极其重要的任务,那就是对“瓦良格号”航母进行重新设计改造,也就是中国第一艘航母,“辽宁舰”的前称。这一下,可让这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自信心爆棚了,在他心里暗自发誓:“要把自己变成铆钉,钉在每一块航母甲板上,任海水侵蚀和风吹雨打,为祖国的航母事业献出自己的青春年华!”。 豪言壮志虽如此,但现实却往往不尽人意,刚刚毕业的秦汉,没什么社会阅历和经验,一股浓浓的书生意气,在领导和同事面前总是直言不讳,一幅刚正不阿的姿态。在工作上面,他勤勤恳恳,精益求精,能够独当一面,替领导分忧解难,但却不精于官僚体制的阿谀奉承和溜须拍马。他的出类拔萃,遭到同事的嫉妒和排挤,让他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,正所谓:枪打出头鸟,出头的椽子先烂! 每当夜幕降临,他心情不好的时候,独自一人散步在海港的防波堤上,吹着刺骨的海风,​听着海鸥凄叫声,远望着远方城市中心的霓虹灯光,这一刻潸然泪下,“他想家了”,更加思念的是远在南方闯荡的絮儿,思念之情如同海港的潮水,潮起潮落,周而复始,永不干涸!看着海水的流淌,他把事先准备好的漂流瓶,用尽全力扔到了大海深处,希望漂流瓶顺着海流,流到远在南方的那个她那里。 此时的柳絮,远在广东东莞的一个电子厂里工作,薪水虽说不高,但集体宿舍,包吃包住,对于一个刚从农村走出来的,乳臭未干的女孩子来说,还算可以吧!​每天早上八点到晚上八点,在车间流水线上上班十二个时,如果工厂订单量大的时候,还要加班到晚上九点甚至十点,就是上班时间长,不过每周有一天休息的时间,可以逛街吃小吃。没办法呀!刚刚出来的小姑娘,就被资本主义剥削着廉价劳动力的剩余价值。 每天加班加点,头都大了,终于熬到轮到自己休息的那一天了,想着明天就可以逛街,买衣服和吃小吃,心情格外的高兴,一走出厂房,还穿着灰色的工作服,脖子上挂着上班时的打卡牌​,就哼着那首“找个人来恋爱吧!才能把你忘记啊!”的歌曲,和几个流水线上的女同事加闺蜜手拉手,唱着跳着奔向了集体宿舍楼,一些男同事也跟在他们后面小跑,可能是被女孩子们奔跑时,晚风吹动着轻盈的发丝,所留下的余香而吸引吧!还有一些男同事,站在男宿舍阳台上,对女孩们吹着调戏的口哨,嘴里吐烟圈并喊着“美女!上来啊上来啊”,之类的调侃。这群女孩,时而停下来,对着楼上喊话的男同事对喊“你有病啊!讨厌!”,然后又乐呵呵地继续小跑。对于这些调侃,女孩们习以为常了,男男女女都在一个集中营似的工厂里上班,毕竟要相互挑逗一下,增添一些生活的乐趣罢了,男女搭配,干活不累呀! 连续工作了好几天,像机器人一样在流水线上,上气不接下气地装置各种零件,上个洗手间还要人替岗, 终于好好休息了一晚上,不用定闹钟第二天上班的时间了。睡了一个懒觉,直到第二天上午十点,其实宿舍里的几个女孩早就醒了,只是好不容易休息一天,眯着眼睛赖床而已。但他们总是睡不踏实,一会听到舍友上厕所马桶的抽水生,一会儿又是上铺翻身的嘎嘎声,工厂里保安大队的晨练声,还有民航客机起飞降落的轰隆声。最后还是睡在下铺的絮儿,一看手表,高喊一声“十点了,快起来了,逛街去,”这才让大家陆陆续续地打着哈欠,伸着懒腰起床了。女孩子嘛!天生爱美,不约而同地各自梳妆打扮起来了,你借用我的口红,我借用你的香粉,有的还搞着玩,把红嘴唇偷吻在要好的闺蜜的脸上,想让她出门出洋相,就这样打打闹闹,在宿舍里化妆了一两个小时,刚好十二点一起上街吃午饭,接着下午逛街购物了,当然了,女孩子一起吃饭,AA制了,很少有充大头的,毕竟一个月也就两三千元的工资,买买衣服和化妆品,就什么都没有了。

第四章

装毕,柳絮和另外三个舍友,每人肩夸一个小包,像群麻雀,叽叽喳喳的欢笑声中走出了厂门,其中比较调皮的一个女孩,叫“杨洋”,顺便向门卫抛个媚眼和飞吻,弄得门卫痴痴的看着,傻傻的笑着,直到烟灰掉落制服上才反应过来。在一旁的柳絮,也一起抿嘴含笑偷着乐,并对杨洋说:“干嘛呀!门卫哥哥的魂儿都被你勾走了!”她臭美地回答:“谁叫我天生丽质啊!”,就这样一路互相斗嘴打闹到了公交车站牌,大部分工厂都在郊区,所以去市区或是不远处的镇集,都得坐公交车了,等了老半天还不见公交车的影子,再加上广东的气候闷热潮湿,使得几个丫头在在站台像无头苍蝇,一会儿蹲着,一会儿站着拿出挎包里的小镜子,照照脸舔舔眉,对着阳光玩起了自拍。最后等得不耐烦了,合伙打了一个摩的,开向了不远处的城乡结合部的小镇。 ​小镇的整体格局有一丝晚明清初的古朴风,大部分住宅都是褪色的陈旧瓦片,木质的大门柱子上雕刻着各种飞禽走兽,白色的墙壁布满风雨过后的泛黄,有些房屋无人居住而年久失修,早已坍塌,只留下残垣断壁的满目苍夷感,残存的墙壁上还留有“打土豪、分田地”之类的革命标语,破旧不堪的房舍瓦砾杂草丛生,时不时地还有乌鸦在叫唤着,一条快要干涸的河流从小镇中间穿过,裸露的河床上,各种生活垃圾堆积如山,流过虎门大桥,汇入珠江,眼前的景象,多少留有些一个多世纪前,鸦片战争的过往云烟! 走过旧舍,姑娘们来到了小镇的开发区,与之前未开发的那片区域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高楼大厦耸立,商铺超市连城一片,马路边的四季青迎风招展,到处是小吃店、推着车卖烤红薯、棉花糖、糖葫芦、和水果蔬菜的小商贩,车水马龙的汽笛声,伴随着时代广场的音乐声,她们欢快地漫步在步行街,抬头望去,只能看到高楼中间的那一线天! 就这样,她们沿着步行街道,什么沃尔玛、红蜻蜓、意尔康,逛了个遍,随便一件衣服或包包都是几百甚至上千元,但是女孩子们却喜欢过过睛瘾而乐此不疲,试过这件衣服又穿戴那件帽子,弄得售货员们裂着个嘴,黑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,接着又乐呵呵地小步快跑到下一家十元店里去了,十元店各种小玩意儿,像指甲油、口红、橡皮筋、小钱包、样样十元。然而对于这些微博收入的打工妹来说,是她们最爱不释手的小玩意儿,物美价廉,各自挑选了几样。 正当柳絮她们在大街上闲逛的时候,后面来了的几个同厂的同事,其中一个个子高高瘦瘦,留个平顶头发型、眉目清秀、精神飒爽,活像一个兵哥哥模样的叫“刘勇”,陕西人氏,是柳絮同一个生产车间的,而且是流水线上的一个小组长,人缘不错,在厂里拥有众多的女粉丝,用他那黄土高坡试的嗓音高喊了一声柳絮的名字,瞬间絮儿被男高音镇在街道中央,一动不动,因为她在想“这是谁的声音?好熟悉的声音啊”,在一旁的闺蜜“杨洋”,是个非常活泼开朗的女孩,瓜子脸、月牙眉、双眼皮、高鼻梁、薄嘴唇、皮肤白皙、一米六出头的个子,在女孩子中也算出类拔萃吧!喜欢把头发弄成卷卷的波浪纹,涂大红色的口红,穿高跟鞋,穿着露肩的上衣和超短裙,给人一种与年龄不符的成熟淑女味道,第一个反应过来转过身去,并飞跑过去喊道:“刘勇啊!我就知道是你,破嗓子喉咙,一听就知道是你!”,杨洋望着刘勇不停地微笑着,时不时地底下头,然后又抬起头含情脉脉地看着对方,似乎是暗示刘勇主动来牵手一样,其实杨洋打心底喜欢刘勇,而他却揣着明白装糊涂,可能要他心里装着另一个女孩。看到此情的柳絮,也只好过来打声招呼,并稀松平常对刘勇们说到:“原来是你们呀!什么时候来的呀?手上大袋小包的,都买了哪些好东西啊?拿出来我们姐妹几个瞅瞅呗!”,刘勇看着柳絮那激动劲儿,吞吞吐吐地答道:“啊,啊,那个没什么,就一双篮球运动鞋和袜子,还有一些橘子”。刘勇平时在厂里,酷爱打篮球,一有时间就组织各个生产车间,搞篮球对抗赛,总是吸引着大批女孩过来围观呐喊着“刘勇加油!刘勇刘勇我爱你!”之类的口号,而他也早就听习惯了这些女孩子的尖叫声,沉浸在他自己的明星梦里! 接着,刘勇拿出来一个橘子正准备递给柳絮,没想到瞬间被杨洋从他手里劫了,同时抛个媚眼对刘勇说到:“我最喜欢剥橘子皮了,谢谢你的橘子了”,刘勇有点反感她的这种横刀夺爱的举动,一丝不高兴的僵硬表情显现出来,在一旁,善于察言观色的柳絮,立马对刘勇使了个眼神,暗示他应该说点什么随和的话语吧!刘勇也会心一笑,随即对杨洋说:“我这里还有一大袋橘子,就看你肚子装不装得下了!”,杨洋立即回答说:“只要你一个一个的为我剥橘子皮,保证能全部吃完这一大袋,不回厂子里吃晚饭了”,听到她这话,和刘勇一起的其中一个哥们儿,叫“石敢当”,来自河南农村,一米七的中等个头,碳黑色的皮肤,圆不溜秋的脑袋门儿,虎背熊腰的结实身板子,厂里人都叫他的绰号“石头”,虎头虎脑,的确有一股敢担当的劲儿,听说小时候还在嵩山少林寺学过几招呢,估计是在工友面前吹牛罢了。跳了出来,站在刘勇和杨洋之间,大嘴巴笑嘻嘻地,色眯眯着本来就不大的眼睛,带点猥琐的表情并半开玩笑地对杨洋说:“小妹妹,你真美!让刘勇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,哥哥一天到晚地给你剥皮儿,好不好呀!”,杨洋对石敢当的印象,只是同一个厂里的职工,不在同一个车间,算认识,但不太熟,他和刘勇走得比较近,算是铁哥们加保镖吧。面对石敢当的挑逗,杨洋回复说:“去你的!又臭又硬的石头,我才不稀罕你为我剥橘子呢”,边说着还边佯装着抬起腿,要狠狠踢石头一脚的样子,石头却躲到刘勇的身后,探出头说“来呀!踢我啊!把你高跟鞋脱掉!”,就这样两个人围着刘勇转了好几圈,弄得周围大家一起呵呵大笑起来,然而刘勇似乎置身于欢笑打闹之外,眼神却一直集中在旁边,抿着嘴微笑,时而低着头,不敢对视他眼神的柳絮身上,也许是怕被他的眼波射中,所以时而低头,时而东张西望,时而和大家一起欢笑吧!也许是在她心里,对远在北国的秦汉,尚有一丝余温吧!

未完待续。。。

游杭州金印禅寺

今天带着老婆孩子吃了一肚子灰,却是万分值得和有趣。离家6公里处有土包子山曰方山⛰️,山中有寺名金印禅寺。从方山公墓拾阶而上,便见林中有亭台楼阁。寺在山顶,很小很破,也没有香火。过一个如同农村厅堂一般的阿弥陀佛瓦屋殿,到了中院,空无一人,半个和尚也寻不得。大约是听到了寺院中的声响,从后山下来一个老爷爷,他一口四川方言,说是在寺里帮忙看屋的,不是和尚也不是居士,就是一个看门老头,已经在庙里六年。今天庙里全部九个和尚们都下山做法事去了,老头一人也寂寞无聊,带我看了后山禅寺的菜地,种了红薯辣椒萝卜豆荚空心菜。以前还有香火,如今山下都拆迁了(腾给阿里等),只会初一十五有些人来上香。这冷却也能从禅寺外石阶上散落的无数榛子松果牛眼柿得到印证。这寺院,真是清新脱俗。我和monkey商定,还要再去一次,给老头带点自种的干辣椒🌶️。

Web机器人如何彻底杜绝封号?

当且仅当各种行为模拟得如同真人一般,才能彻底杜绝封号。这包括:

  1. 模拟真人的阅读速度。这一条具有一定的灵活性,真人可以忽略大量群消息,所以阅读时间可以灵活处理;
  2. 模拟真人的回复速度。这一条很重要,回复频率过高,显然违背常理,容易被打上机器人的标签。具体考虑几种真人情况:
    1. 偶尔大段落的回复,类似真人复制黏贴内容到群里
    2. 偶尔高频率的发送三五条消息,模拟黏贴多条内容。这种情况下,频率也应该控制在四到十秒钟一条,太快会有问题。
    3. 大部分情况下,十秒到三十秒不等回复一条消息。具体时长需要模拟人打字的速度,例如一秒钟 2.3 个字。
    4. 切忌:上下两条消息间隔不足 0.5 秒;长时间、有规律地回复类似内容。

为了模拟真人效果,需要对群成员发送的内容进行聚合处理:后台记录下每个人发送的内容,并在后台做相应的处理,但并不对每条消息立即回复,而是采取聚合回复的形式,用一条消息回复多个人,甚至,某些用户的输入可以不回复。例如,甲乙丙丁都先后进群,可以只在一条消息里 at 甲乙,提示他们转发内容,不用理会丙丁。我们并不需要担心丙丁看不到消息,他们会自然通过群上下文了解到要去转发群主发送的内容。

如果不做真人模拟,封号是迟早的,是必然的,最终功亏一篑。

杭州单车

共享单车还没诞生之时,杭州就有了市民卡免费单车,我当时还在北京,对这种形式非常羡慕。

为了支持单车运营,杭州市政府建立了很多停车桩,取车停车都在停车桩进行,一切井然有序。

它的主要矛盾有三个:需要市民卡才能使用,并不完全普惠;车辆数量有限,经常没车可用;到达终点后必须先找停车桩,超时扣费。

有了共享单车,不仅这三个矛盾迎刃而解,更甚,一个账号全国通用。

但共享单车也有矛盾:无序投放影响城市人行道路通行;补贴期过后骑行价格每次5毛到1元。

第一个矛盾通过政府和单车公司共同治理,能够降低到可接受水平,第二个矛盾则是纯市场化的,价格在大家的可接受范围之内。

 

多么有意思的一个国营 V.S. 私营的案例!只要政府愿意改革,并把社会治理重点放在政府该关注的点上,整个社会效率可大大提高。

什么时候教育领域能全面改造?好像这方面杭州已经在路上,有空再作专题研究。

霾来霾去 — 我的抗霾史

引子

有没有觉得,去年的霾比前年来得早些,今年的霾比去年来得早些?明年,也许会变好?还是变坏?

我在朋友圈里说,霾的本质是华北大地上产业转型困难导致的,产业转型困难的本质是人口素质转型难导致的,人口素质的提升,需要一代人的消亡下一代人的崛起才能完成。所以,明年,或许能变好?

既然还要长长久久的与霾为伴,不如早做一些打算吧。

我在抗霾一线斗争了五年,最终落荒而逃,但也积攒了一些经验,且留给后来人,哪怕是站在我这个矮子的肩膀上,也比平地爬起容易些罢。

经验一

了解你周围的空气质量,一个随身霾表是必不可少的。你可以选择做一只鸵鸟,但,霾,就在那里,不增不减 — 不对,还是会减一些,留在肺里。

霾表的数值并不精确,特别是在湿度比较高的天气里,它会把空气中的小雾滴也当成霾。在北方,大部分时候湿度都很低,所以它给出的值还是很有参考价值,不会有数量级的差别。

经验二

买个牛逼哄哄的口罩,最好是个可替换过滤棉的硅胶面具。普通 PM 2.5 口罩也挺好,但如果考虑长期斗争,用硅胶面具,则有如下几个好处:

– 更彻底的过滤。由于气密性好,滤棉厚,还可以带虑毒盒,硅胶面具过滤后吸入的空气非常清洁。举个例子,戴口罩在地铁里还是能闻到臭味,戴面具,啥也闻不到。

– 更便宜的使用成本。硅胶面具首次购置成本大约 100 块钱左右,滤棉大约 5 块钱一对,一块滤棉在北京持续雾霾的天气里可有效使用 1 到 2 周。普通 3M PM 2.5 口罩 10 元一只,每天或每两天必须更换一次,我一个冬天大概要消耗 20 到 40 只口罩。

经验三

待在没有新风系统的办公室里,和待在室外其实吸入的霾一样多,无论如何紧闭门窗。不信?请参考经验一。

经验四

新风比净化器有用得多。北京进入十二月之后,外面大多数时候在 150 到 250 之间,此时用空气净化器,40平米的开间,能把数值控制在 50 左右,开到高档,能控制到 40 左右,再往下比较难,除非外面的空气降到了 100 以下。但是,如果用上了新风系统,就算开在低档,80平米的房间,也能做到全天 20 以下。为什么新风有这个效果呢?把你的房间想象成一个气球,新风系统是一个打气筒,而房间的门缝、窗户缝好比气球上的几个小洞。打气筒进来的空气是过滤后的新鲜空气,整个气球里就一定会充满新鲜空气。为什么空气净化器不能有这样的效果呢?你不妨把手放在门缝下感受下,是不是能感受到冷风飕飕往家里钻?这是因为室内外温度有差别,颗粒物浓度有差别,会导致气体交换。

新风系统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功能:换气。再高级的空气净化器都没有换气能力,它只能把室内空气反复过滤。新风系统能用新鲜空气把屋子里的脏空气挤走,不光能除霾,对于装修不久的家还能有加速排出装修毒气的能力。

新风系统把室外的冷空气过滤后输入到室内,会降低室内温度,这在北方可能是个问题,特别是暖气不足的房间。解决办法可能有两种:

– 购买带加热能力的新风,类似电吹风,吹出来之前先加热一下

– 新风的出风口对着暖气片吹,没试验过,小风应该有效果。

对于新风系统,大家通常会有两个担心:

– 从外面抽脏空气过滤后输入到屋内,会不会让室内空气更脏?新风 HEPA 滤网的过滤精度一般可以做到 0.25 微米,比 PM 2.5 还低 10 倍。

– 会不会很消耗滤网?会。北京这种霾法,一般 2 个月就要一换。一个霾季下来,最多换三次滤网,总成本在 500 到 2000 不等。你愿意孩子吸毒呢,还是愿意省 2000 块钱?

– 听说新风必须做管道,我已经装修好了,怎么办?能做管道新风当然是最好的,这样能最佳地控制新风流向,把最新鲜的空气送到最需要的地方。但根据我家的实际测试,壁挂新风完全能够胜任 100 平米家庭的新鲜空气供应,即使入风口在家的这头,在家的那一头测试,空气数值一样能达到 20 以下。

– 新风系统一直开着,会不会很耗电?开机后的一个小时开中高档,待数值达到 20 以下后就可以调至静音档,就能长期保持 20 以下。这一点,空气净化器望尘莫及。

经验五

如果是我自己再装新风,我怎么选择?我会选择工业 FFU,加上外挂来 DIY 新风系统。好处有两个:

– 便宜。 FFU 价格在 1500 以下。由于 FFU 是工业产品,它的滤网也是工业产品,规格是固定的(两种规格的尺寸(1175*575*320)(570*570*320)),所以造价很低,规格为 1175*575*320mm 的高精度滤网, 400 块左右,要知道,面积只有这个三分之一的各类品牌净化器滤网通常价格在 300 元左右 。

– 风量大。市场上的大风量净化器,CARD 值在 500 ~700, FFU 的 CARD 值在 1000 ~ 1300,只需要几分钟就能把房间的空气过滤干净。

有了 FFU,再加一个外挂,从室外引入空气到室内,做成新风,净化效果绝对秒杀各类商业产品。

经验六

离开华北。

我选择了 6.

北京空白

最后一件行李打包托付给德邦,终于完成了搬家这件事。事办完,在这座城里,心也空了。找了辆摩拜单车,骑上去却又久久没发动,没了目的地。
这城市,与我的联系竟如此之弱!
时间是下午两点半,晚秋的斜阳不浓不淡,下面去哪里呢?
早上只吃了一片面包,有些饿了,去吃些东西罢了。最近的眉州东坡小吃,能让人燃起一点欲望。
点了一碗小面,想吃甜的点了个红糖糍粑,不够丰富又点了个小碗蒸牛肉作点缀。好吃!把美食带到全国各地的企业家真是功德无量。
肚子饱了,心还是空的,骑行到立水桥南的牌坊大门处,斜着车停下,左转进城?右转回家?任由身边人来车往,就这么矗立了五分钟。
罢了,回家去蓝黛看场电影吧。
到蓝黛时刚好差了两分钟,电影票停售,罢了罢了,回家看电影吧!
回家,烧水泡茶,打开B站,从4点半看到8点,叫了个麦当劳外卖,继续边吃边看。
不觉午夜,洗洗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