余氏大宗祠与太阳坟

余氏宗祠有千百个,太阳坟只有一个。

下面是搜索出来的余氏宗祠,遍布中华。而英山县,今年又多了一个“余氏大宗祠”,落成典礼无比热闹,摆了上百桌大宴宗亲。不过,饭也不是白吃,倡议:凡余姓,捐款修祠,300 每丁,上不封顶。信者实捐千元乃至万元,从者贰佰叁百。

然而,宗祠距离田畈村很远,前去参拜还需十里驱车,所以,这个宗祠很难和村民的日常宗族活动联系起来,只能是个符号,和大家距离很远的一个符号。里面祭奠的是谁,也大约是糊涂账,个人很难理清,也很难产生归属感。

 

而另一个地方,却和田畈村的不少余姓关系紧密:太阳坟。

在田畈村大塆后,有一个特别的坟冢,村里人都叫“太阳坟”,我去看了一下,名副其实,它位于塆里最高的位置,毫无遮挡,面朝东方,正是对面大山里太阳升起的地方。

这墓主人叫“延尧”,我前日前去参观时并没有把他和我建立起任何联系来,今晚无意翻看家谱,才发现其中渊源,他还真是我的“真祖宗”。相比于十里开外的祠堂,这村后的“太阳坟”似乎更具体。

延尧生于顺治年间,现在田畈村好多家余姓都是他的后裔。他的康乾两朝的子孙,坟冢或不存,没有享受香火了,嘉道之后,思字辈起,还在享受今日后代的香火供奉,如思敏、永泰、承信等等。

今晚通过家谱整理了上面的图,有几个有意思的发现:

  1. “太阳坟”的主人,延尧,是最远的、位置可考的祖先坟冢。
  2. 大部分延尧的后代,还在田畈余姓的人,并不去祭拜“太阳坟”。
  3. 在以前,“过继” 这个行为不仅有法律效力,而且也有“供奉”效力。我的太爷爷,承信,是永照所生,但过继给了永照的兄弟永泰,成为永泰的立子。我家上坟祭祖,一直祭奠的是永泰,从未祭奠过永照。这说明,立子堪比亲生子。
  4. 太爷爷承信在光绪年间是开票号(私人银行)的,他出的票据可以当钱用。为什么他能开票号?有一个很大的可能(待考):他继承了永泰、永照两家的遗产,富裕很多,具备承兑能力。
  5. 从血亲的角度看,思茂是红儿姐、香儿姐、朝蓬哥、朝阳哥、翰、榜、猜、我的共同先人,我们的太爷爷的爷爷是同一个人。
  6. 延尧可能是第一代迁入田畈塆的,其子孙开枝散叶,而如今田畈塆里的现存后代,是最坚定的“守业人”。
  7. 延尧的父亲道德,可能生活在河对面的扁担铺。延尧在太阳坟,每日看的,莫非是儿时的家?

余家大宗祠太虚,太阳坟却实,尔等子孙,当祭者谁?

安山古道

新昌县,安山古道,位于新昌安山村,实在是非常之美。古道核心位于峡谷之中,溪水奔腾,乱石相伴,两边丹霞高峡。

UntitledImage

核心 Tips:

两步路上提供了很多环线,不建议走环线。因为,除了沿溪走景色好,其余爬山环线累而无聊。最佳方案:

1. 可以沿着溪水来回;

2. 从安山村出发,沿溪水游玩到小泉溪村,然后找村民打车(沿路有很多接送手机号码)回安山村。

另外,飞龙瀑布值得一看,瀑布边上有个台阶,那个是去建国村的,那个没必要去。

来回慢慢走,大概只需要两个小时多点,剩余的时间,可以逛逛安山村。还可以开车去十公里外的 “十九峰”(下高速时就能看到),十九峰是典型的丹霞地貌,非常独特。买票进景区,能看到更好的景色,体验峡谷、栈道。

新昌炒年糕,味道不错。十九峰那边,可以搜“新昌土菜馆”。

DSC00277

轻松的西湖群山游

大清谷

先自驾到大清谷,按照“杭州登山地图” app的指示找到西山游步道入口,顺路走就行。到山脊线后顺着山脊走,然后从另一边下来。10点上,12点下,然后大清谷农家乐吃午饭,刚刚好。

这条路线没什么特别的景色,贵在人少清净,山脚好停车。

大清谷这个地方可真有意思,微信搜索大清谷,居然清一色的搜索结果都是这么命名:《泰康人寿·大清谷xxxxx》,饱和式营销啊!

上山

神奇的数据

突发奇想,想看看小学班上谁家最鸡娃,哪个小朋友最可怜很少得到表扬,于是从钉钉里拖出了所有“一类表扬”名单,包括考试全对、作业全对的。

raywill@raywilllocal ~ % cat x
2、7、9、10、11、13、16、18、19、22、31、33、34、36、37、38、43、46、49
2、7、10、11、13、16、32、33、34、37、46
2、6、7、8、9、10、11、12、13、20、37、45、49
8、20、49
46、16、37、49、6、13、47、36、9、11、48、39、17、5、42、8
1、2、3、4、5、6、8、9、10、11、12、13、14、16、17、18、20、22、23、31、32、33、34、35、36、37、41、42、43、45、46、47、48、49、50
1、2、4、5、6、7、8、9、11、12、14、17、19、22、23、33、34、36、37、39、40、42、43、44、45、46、47、48、50
1、2、5、6、7、8、9、10、11、12、13、14、16、17、20、33、34、35、36、37、41、42、43、45、47、48、49、50
1、2、3、5、6、7、8、9、10、11、12、13、14、16、17、22、31、32、33、34、35、36、37、40、41、44、45、46、47、48、49、50、38

得到的结果非常有意思!鸡娃之星是11和37,没有上过榜的小朋友有两个,对照名单一看,居然正好是家长群里被投诉过打人的两个小孩。囧囧,数据背后可真有魔力! =、=

raywill@raywilllocal ~ % cat x | sed ‘s/、/\n/g’ | sort | uniq -c | sort -k1,1 -k2n,2

6 46
7 2
7 8
7 9
7 13
7 49
8 11
8 37

还有一个意外的发现:一般来说,从分布上看,小学班级里女孩的成绩要优于男孩的。但是从统计数据上看(学号30号以下是男孩,30以上是女孩),闺女班上总体是男孩课业表现优于女孩。只能解释称星洲的家长们都很鸡,破坏了自然分布 😄

根据一般的解释,女孩早期自制能力较强,男孩则比较爱玩,所以课业上早期女孩优于男孩。这个现象可能可以持续到初中。但是到了高中之后,身体发育状况出现了变化,男孩的理科思维会呈现出压倒性优势,同时女孩因为例假的等原因分散心力,这个阶段男孩会出现课业成绩上的反超。

现在,在鸡娃的背景下,男孩的野性被压制,其课业水平上升,也是情理之中。另外,这一届二胎多,小朋友在哥哥姐姐的熏陶影响下,也更容易专注于课业,也是一种解释。

不过,我还是最喜欢我那充满野性的童年。

老城的3元水上公交

象征性bus

隐秘的角落

大河视角1

大河视角2

今日去保善桥薅洁牙羊毛,误入杭州老城区。此地有水上bus,3元体验老杭州水道。今人古人,千年交织。

不同于大运河的喧嚣,这条水道是支流,安静祥和。

沿河而行,丹桂流香,古桥时现。

鸬鸟山登山指南

三线说明

三个入口

鹭鸟山登山有三个入口,从左上到右下,分别为九东山、泗溪、罗窑坞,入口海拔分别大约为600米、600米、200米。前二者,因为海拔高,须开车盘山方能到入口,后者海拔低,故而溪水潺潺,景色优美,适合带娃嬉水。从罗窑坞上山是非常考验体力的,去年秋天走过一次,只到半道就走不动了,只好放弃。

如果下次决定登顶鹭鸟,还是要从罗窑坞进,才是最有意思的。

数据库内核产品设计师的探索之旅(1)

PD,Product Designer,又称产品设计师、产品规划师等。书上说,PD 的职责是根据需求做产品级的设计,和研发负责人一起落实产品的设计,PD 侧重于功能侧,研发负责人侧重于技术实现侧。

但是,我有一个疑问:一个产品,它的杀手级功能来自于哪里?一个稳妥的需求来源是客户现场,PD 从这些需求里进行提炼,然后总结出满足需求的可行产品模型,并从设计侧指出实现这个产品的主要技术路径。但是,从这个方向出发,要么得到的是无法实现的设计,要么是平淡无奇的设计。如何才能提炼出伟大的设计呢?

  1. 如何才能从纷繁复杂的客户现场需求中,洞察提炼出伟大的设计?
  2. 伟大的设计,真的是从客户需求中提炼出来的吗?iPhone 是客户需求促成的吗?
  3. 伟大的设计,是不是一步一步迭代出来的?

或者说,在数据库领域,所谓“伟大的设计” 并不存在?

我认为,伟大的设计是存在的。放开现实能否完成的约束,我们应该看到 Snowflake 中成功的设计,应该看到 MySQL 中成功的设计,应该看到 MongoDB 中成功的设计。作为一个纯粹的产品设计师,我们应该努力的方向是让自己理解这些设计背后的哲学思想,以及这些设计背后体现的人性,同时在专业能力方面让自己具备理解和设计这些产品的技术基础。

以上是形而上的思考。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,日常的学习和工作才是通向终极奥秘的法门,在日常工作中,需要时时回答下面的问题:

  1. PD 需要怎样的知识储备、洞察力,影响力,才能在数据库领域树立起一面旗帜,带领产品成功?
  2. PD 需要怎样的工作习惯,才有利于在纷繁复杂的事务理清思路,高效完成工作?
  3. PD 需要怎样打开自己的视野?商业视野,企业 IT 实施的视野,技术视野,人性认识的视野,等等。针对我自己来说,参与实践,多观察,多总结,多回头看,然后多实践,恐怕是必须的。不求甚解是行不通的,必须在实践中内化所有知识。
  4. 行业研究、竞品研究,总结输出,很重要。

当下,最重要的,恐怕是快速找个条理出来。

王位山支线

王位山森林古道已经爬了七八次了,每次走的都是标准环线。从石扶梯上,大约两三百米有岔路,据说往岔路走,可以进到一个“无人村”,我曾遍寻卫星地图都没看到所谓无人村,于是更加好奇。

IMG 4742

 

 

抓住夏天的辫子,乘天气尚未暑热,上周末,开了这个新赛道。约上了剑鸣,带上他儿子陈禹航,开爬。沿路都是石台阶路,山路坡度不大,石扶梯海拔200m,山顶海拔400m。到达山顶后开始从另一侧下山,最后到达一个村庄,全程 2 小时左右。

这个村子叫朱家头顶,根本就不是什么无人村!村子里有一个特别的姓,宣,有意思。进村找了个小卖部,是一个老奶奶开的,一顿饮料下肚,舒服多了。老奶奶请我们吃自家煮的小土豆,味道口感真不错。

两个小朋友在村子里的游乐园玩耍了近一个小时,其乐无穷。

不太想走回头路,考虑打个车回到石扶梯。高德说车很好叫,于是放心又在村子里玩了一刻钟。开始搭车才发现,高德是真不靠谱!哪里能打到车?!

乘天黑之前,赶快往回走。因为天气晚了,蚊子更多,一路万分猖狂。紧赶慢赶,居然1个小时就回到了起点!

歙县游记

本意去黄山,误入徽州。徽州不存,唯名歙(shè)县。

周四周五,请两天假,一家三口驱车往歙县。高速空无一人,只恨限速100。

无意路过杭瑞高速边的千年古樟树,好好游历了一番。后来回程,专门再次驻车树下,小睡一刻。

歙县,住在芳华酒店,没想到就是张艺谋拍摄《芳华》的取景地。这个酒店有意思,整个都是原来的县委大院改造出来的。旧物新用,甚是妙哉。

游了许村、雄村,古城稍微绕了一下。唯一印象深刻的就是牌坊。牌坊这个东西很有意思,湖北没见过,浙江也没有,北京的话除了皇家也没见过,它完美融合了统治需求、精神需求、世俗需求。站在历史的角度回望,这个形式非常好。

闺女说要给外公带点礼物,选择了歙砚徽墨,拿回来好好体验了下,才知道磨墨是这么“修身养性”的事情。磨墨10分钟,写字三个半,难怪有个词叫 “笔墨伺候”,没个人伺候着,写字效率是真低!

歙县,值得二刷。如果人多,让一个人开车,其余人从新安江百里画廊上,坐船沿江而上,该是十分有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