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不了寝室,脑残一下吧

   

钥匙忘在小康那里了,回不了寝室,呆在实验室也无聊,好久没敲点什么了,就随手摆点啥呗。

 

研一下那会儿时间很充足,实验室的活儿也没有完全启动,总体进度很慢。以挣钱补牙为契机重回bd,过上了工作上紧张,饮食上熨帖,生活上无计划的日子。大约从四月到八月吧,我早晚都在实验室,从早到晚都在公司,连带工作餐,每天工作13
小时,其余时间:看肥皂剧,睡觉!其实,这段时间很累很累,每天晚上都能听到实验室的“催人曲”,夜夜飙车北四环,稍微松口气就能睡着。为了迅速积累资
本,周末基本不休息,加班再加班。终于,有累到崩溃的时候,有时候是花上一天放缓脚步,喝茶听歌,有时候是预约上马赛克吃个饭聊聊天。“充实”的背后是大
脑的单一化,技术,继续技术,睡觉,继续睡觉。这种代价之后的收获有二:技术的进步,经济的进一步独立。当然,我马上发现,距离能够补牙的水平十分遥远。
唉!后来,牙没有补成,倒是办成了三四件事:去青岛看海,去燕姿的演唱会,买相机,给家里寄钱。

  bd的第一个项目与压缩有关,比较理论,被我死活折腾了快两个月,最后给出个报告:方法不可行!可耻地失败了。Mr. Yang看到这个结论后终于不在说“你试试看,应该可的”,给了我一个比较工程的项目,预计一个月完工,正好到我准备离开的时候。这个月拼命学习架构,拼命coding,在各位bder的帮助下,基本顺利完工。离开的时候代码部分完工,把测试任务丢给了新来的实习mm。好不容易来了个mm,就要离职了,不幸!在此其间,请了一周的假,有了难忘的烟台青岛之旅。蓬莱的快艇、摸蟹,烟台的水母、海边小屋、中南海,青岛的礁石和海浪,历历在目。从青岛回来之后不久,8.15日,去了燕姿的演唱会,圆了一个念想。

 

八月底,交出了bdtoken门牌工卡。再也不能随便去买便宜的饮料饼干了,再也不能偷咖啡了,更可惜的是没了工卡就不能享受Mr. Pizza85折优惠!好吧,我要回去做研究,哼哼~~~bd的筒子们,以后要是想去bd大厦串门,你们得帮我啊~~~ 离职过程并没有想象中繁琐,各种大厦各种签字即可。

 

实验室的生活很轻松。最开始一段日子,我发现师兄给我提出的需求我都在“早晚都在实验室”那段日子里面完整实现了,直接交给其它模块使用即可。然后就是悠哉悠哉,打打补丁,做做使用答疑。值得一提的是,在bd这段日子,在Mr. Yang的影响教导下,编码水平有了很大提高,特别是在错误处理、代码健壮性这一方面学到了很多。这导致实验室里面,我负责的代码基本上没有什么bug,即使有bug,也能够在错误处理代码的帮助下迅速定位和修复。

 

由于搬家到了科一招,寝室没网,导致经常泡实验室到1112点,继续每夜飙车北四环。晚上回去后一般还要看上两集Friends。生活也没啥新鲜的,就肥皂一下咯。回所后,一个偶然的机会查了一下工资卡,发现那一刻,所有银行卡里面的存款加起来居然过万。首次存款过万,在小农思想的影响下,激动不已,遂高速盘算如何将其花掉,最后,入相机一台,加上十一回家花掉的2k,终于重新过上了穷人的生活。农民,就是农民!唉,无可救药。

 

也许是真的老了,也许是闲得可以了,也许是无牵无挂了,望着那些渐行渐远的双双背影,我想,我该也有个她了吧。这想法该是来得太迟,居然四顾无人。于是,继续脑残,继续写代码,至于周末,要么看书,要么拿着个相机四处瞎拍。脑残的人生必然该有脑残的结局吧,管它呢! 杯具~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